沉疴已下猛药,信用评级莫再“虚高”自欺欺人丨立方快评

□丘眉 3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手出台《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信用评级是债券市场的重要...


□丘眉

3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手出台《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信用评级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基础性制度安排,关系到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大局。近年来,我国评级行业在统一规则、完善监管、对外开放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但也存在诸多问题,其中最被诟病的就是评级虚高。

目前中国的信用债主体信用评级主要集中高级别区。与此同时,多方报告显示,近年来,债券市场高信用等级发行人违约数量有所上升。

信用评级机构,以看似一片大好的高评级“和稀泥”,使得投资者对债券市场直喊“看不明白”,对投资疑虑日益增加,形成债券市场的一大短板,阻碍债券市场的全面健康发展。

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境外机构投资者已经连续24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外资投资中国债券,主要聚焦在国债、政策性债券等,对于信用债的配置并不积极,正是基于对信用评级的不信任。

针对以上诟病,2020年三季度,证监会债券部、有关证监局、沪深交易所、证券业协会和交易商协会对大公国际、东方金诚、联合评级、中证鹏元、东方金诚、上海新世纪、远东资信等7家评级机构开展了 2020 年联合现场检查工作,发现部分合规问题。12月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联合发布的相关通报明确指出,个别评级机构对发行人主体级别提升的比例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存在评级虚高等风险隐患。

在金融加快对外开放的新形势下,国内信用评级行业谋求高质量发展已成为各方的期待。此次五部委联手行动,进一步剑指信用评级“沉疴”。

《征求意见稿》第一条即明确指出,信用评级机构应当构建以违约率为核心的评级质量验证机制,制定实施方案,逐步将高评级主体比例降至合理范围内,形成具有明确区分度的评级标准体系。此外,明确强调信用评级机构要完善公司治理,坚守评级独立性。

沉疴已下猛药,信用评级莫再“虚高”自欺欺人。

见习编辑:杨志莹 | 审核:李震 | 总监:万军伟

相关文章